电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出租车提价谁在搭便车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2:04 阅读: 来源:电锤厂家

北京出租车提价,谁在“搭便车”?

经过20天的调价过渡期,从7月1日开始,北京市6.66万辆出租汽车都将完成调表执行新价格。多日来记者跟随十多位出租车司机在各个时段深入北京街头,发现价格因素正在改变乘客打车习惯,高峰期打车难度有所下降。但与此同时,运营成本变相上升、打车软件加价,这些“搭便车”现象对调价多赢效果威胁不小。  价格改变乘客打车习惯  根据北京市交通委的要求,新的租价从6月10日开始实施,7月1日起,北京所有出租汽车完成调表,将按照新的价格执行并全部使用新发票。  “原先还有乘客挑车,但是从7月份开始所有出租车就都完成调价了。”石化出租车公司的张师傅认为,这些日子他与同行们感受最深的,就是调价后在早晚高峰打车的人减少了。  6月28日晚高峰时段,记者在北京西单发现,路上空驶出租车明显增加,乘客拦车的成功率较调价前增加不少。银建出租车公司的王永志师傅对记者说,实际上平常时段出租车一直都不难打,主要是早晚高峰时间打车人多车少。“你看现在晚高峰,路上空车比比皆是。”王师傅在路上看到空车就指给记者看。  北京东二环到东三环之间办公区与商业区密集,原来在早晚高峰期乘客都要抢着打车,但在调价后,不管是写字楼还是购物中心,排队打车的白领明显减少。预期中对价格调整不太敏感的乘客群体选择减少打车,这让记者感受到,价格因素带动打车习惯的变化,对缓解供求关系,缓解高峰期打车难有着不小的影响。  首汽友联出租车公司的李忠明师傅说,调价之后打车的人少了,特别是起步价以内的乘客打车少了。在蓝色港湾商圈,首汽出租车公司的一位师傅对记者说,原来很多人愿意在购物后花个起步价打车去地铁站,现在很多人宁愿自己走上15分钟。  成本变相上升影响司机积极性  尽管高峰期打车难度下降,但记者发现,高峰期特别是早高峰时段内“趴活”的司机依然不少,出租车司机在高峰期出车率仍有提高的空间。还有多位出租车司机反映,出租车公司在维修保养成本上有变相提价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司机的增收利益,影响了积极性。  6月27日早上7点多,记者在德胜门桥下看到,上百辆出租车停在这里,出租车司机有的在休息,有的在吃早饭,还有人干脆在车内睡起觉来。在北京东四环以外,京密路沿线的部分区域也成为出租车司机早上交接班或休息的集中地区。  北方创业出租车公司的刘师傅对记者坦言:“我早上一路从通州往城里开,进了四环路才拉到客人,结果进城还堵车。”王永志师傅说:“有一次我早上在德胜门下面找活,盘桥好几圈都没生意,索性到旁边休息了。”  首汽出租车公司的王昊师傅也说,现在调价了,但是堵车时还是担心等待时间的费用甚至还没有油钱高,所以不少司机选择高峰时段不出车。  与此同时,不少司机向记者表示,尽管目前还没有出租车公司敢明目张胆地上涨份子钱,但不少公司上调出租车维修保养费用,司机营运成本变相上升。  “调完价做保养马上就涨价了,原来做保养110元,现在是190元,原来‘二保’是240元,现在是390元。”出租车司机孙师傅无奈地表示。  此前北京市交通委曾表态,将加大检查力度,对出租车公司借机提高和变相提高承包金标准的行为,坚决禁止,露头就打,确保调价收益全归驾驶员。但不少司机担心,由于出租车公司的份子钱要与司机的工作合同挂钩,未来签新合同时公司可能会做手脚,同时一些变相涨价行为如何界定,也需要更加严格细致的监管规定来约束。  打车软件加价  在调价过后,记者发现原先火爆的打车软件依然出现加价行为,而部分地区的黑车也借机加价,这些与出租车公司变相上涨成本一道,对调价多赢效果形成威胁。  在孙师傅的车上,打车软件响个不停,“加价5元”“加价10元”的声音反复传来。记者发现,一方面有部分出租车司机希望依赖打车软件,挑到路程远的“好活”;另一方面,乘客的加价也体现出彻底解决打车难还有工作要做。  为北京市出租车电调系统提供技术支持的“易达打车”CEO陈国清认为,加价行为虽然对出租车司机增收有好处,但在已经调价和统一电调系统日趋完善的情况下,过度加价一是增加了乘客的负担,二是有可能扰乱正常的运营竞争秩序。“未来的趋势是打车软件不加价,否则多赢局面可能受到侵蚀。”  对此,家住回龙观的毛先生说,有时会因打不到出租车而无奈地用打车软件叫车,但在出租车调价后打车软件也加价了,令人无奈。“本来调价后乘客打车更容易,出租车司机赚钱更多,这是多赢,别让这些跟风涨价损害了各方利益。”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