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破产底特律吸引中国投资超千亿土豪购两百套不看房

发布时间:2020-11-22 13:06:22 阅读: 来源:电锤厂家

破产后的底特律宣布“新移民计划”,吸引中国投资客前来是重要的一环。目前中国在这里的投资总数约一千亿,在全美50个州中排第九。

一位房产经纪曾接到中国客户的电话,上来就说:“我想买一两百套住房,我不看房,你帮我看着买就行。”

吸引中资的同时,底特律长期的治安恶化、种族矛盾和建设混乱等问题又在抵消这些努力,反而可能透支这个城市的未来。

如果想了解破产后的底特律,最好的地方是曾经生产过第一辆福特车的厂房。沿着卡斯大道一路南行,在巴格丽大道右转,就能看到这栋方形的建筑——现在,这里只停着3辆汽车。

这个始建于1701年的美国现代工业明星,被种族冲突、人口撤离、产业老化、巨债等折磨了半个多世纪后轰然倒塌,标志着世界与传统工业时代的告别。

但仍有人在孜孜不倦地想拯救这座破落之城,例如密歇根州州长瑞克·斯奈德(RickSnyder)。2014年初,他在底特律市政厅宣布了他新鲜热辣的“新移民计划”:底特律将为愿意来汽车城定居的高学历外国人发放四万个移民签证。

如果“新移民计划”被联邦政府批准,美国将第一次把移民签证投放给特定的城市。而在斯奈德州长的施政纲领中,吸引中国投资客前来是重要的一环。

美国小说家乔伊斯·奥茨来自底特律,也描写底特律。她说,整个底特律就是一部充满悲欢离合的情景剧。只是,在仍苦苦挣扎的70万底特律人看来,州长的这部新“剧”目前似乎仍未找到下一幕。

密歇根州长的中国客人

主席台上斯奈德州长积极宣扬自己的移民引入政策,台下北京商人徐京开始思考其中蕴含的商机。

一个月后,一场盛大的华人新春晚宴在底特律科博中心举行,徐京是主策划人。半个世纪前,马丁·路德·金就是在这里,向12万黑人发表演说——这个演说,被认为是《我有一个梦想》的雏形。

现在,衰败的景象被挡在窗外,徐京看到的是一张张华人的面庞,参会嘉宾有中国的官员和商人,标价400美元的门票,早在几天前就被美国企业抢光。

斯奈德州长也到现场捧场。斯奈德17岁的大女儿主修中文,徐京在晚宴上,邀请她用中文介绍老爸出场。斯奈德的第一句话就是:“来自中国的客户们,我来做售后服务了,你们在底特律,过得还算愉快吗?”

2001年前,斯奈德所在的州政府办公楼曾是通用公司总部。不过,这位商人出身的州长相信,改变底特律命运的早已不是汽车。

“我学习过美国的历史,历史告诉我,让这个国家如此伟大的原因之一就是移民。”斯奈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1990年代初,斯奈德就曾去中国开拓市场。当选密歇根州州长后,他对自己的要求是,每年至少要去一次中国,目的之一就是吸引人才。

他希望中国的技术人员能像底特律曾经的开拓者们一样,在新的时代,给予汽车城第二次生命。如他所愿,2013年底特律宣布破产后,中国人开始强势介入这个奄奄一息的城市。

高技术移民成为主流,新一代华人多以“专业人士”自居。这些“专业人士”可以是律师、会计师、工程师或医生——在这块陌生的土地,一技之长给他们带来了安全感。

而中国富人们,则将底特律的破产视作中国现有体制之外难得的商机。从MEDC(密歇根经济发展公司)可以看到,中国对这个破产汽车城的投资总数约一千亿美元,在全美50个州中排第九。

2013年,房地产投资公司上海东渡国际集团,在没有经过任何实地考察的情况下,购买了底特律市中心两栋地标性建筑——底特律自由新闻报大厦(DetroitFreePressBuilding)和大卫·斯托特大厦(DavidStottBuilding)——对总资产50亿元人民币的东渡来说,这两栋大厦1360万美元的售价很“白菜”。

可“东渡集团们”井喷式的购买力已经让房产经纪人卡洛琳·陈招架不住。她曾接到来自中国大陆的客户电话,上来就说:“我想买一两百套住房,我不看房,你帮我看着买就行。”末了,不忘加上一句:“我是认真的。”

但卡洛琳拒绝了这些大陆客户,因为“不知道他们买房子想干什么”。

富有的中国人源源不断地把钱砸在大洋彼岸的汽车城,却根本无法在美国地图上正确标出底特律的位置。

密歇根州拉丁裔众议员拉什达·特拉布(RashidaTlaib)的新邻居,就是这样一个遥远的中国人:买下房子已经两年,这个中国人从未出现过。

这些“触不到的邻居”给本地人带来更多的不安全感:“我需要的是在浇花的时候能够从栅栏那边,探过头聊天的邻居。”

上一页123下一页 相关阅读:“国际军事比赛2017”中国承办赛事时间地点:7月30日开始2017-07-25“中国白”国际陶瓷艺术大奖赛 部分驻场艺术家已完成创作2017-07-25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8.9件2017-07-25

底特律从未复兴

每天下午4点30分,上海浦东机场都有一班飞往底特律的航班。如果没有意外,这些大铁鸟将沐浴着夕阳,在底特律时间傍晚6点25分抵达。

从机场驱车一路向南,经过超过八层楼高的巨型汽车轮胎,意味着已经进入汽车城。

汤姆森·梅(ThomasMay)家距离福特工厂的遗址只有几公里。每天上学,他都会穿越已经废弃的卡斯大道,路两旁,是各式各样已经破败不堪的厂房。

一百多年前,如果亨利·福特透过厂房的窗户向外张望,看到的会是一条完全不同的卡斯大道——这里曾是汽车城最繁华的街道之一,摇滚乐队“白线条”和DallyintheAlley艺术节的发源地。

“我们最初的城市规划非常温和。”玛丽戈尔夫学院(MarygroveCollege)历史系教授弗兰克·拉希德(FrankRashid)说。

底特律最初的设计者按照巴黎的架构规划了这座城市:城区依河而建,零星小花园穿插其间,那时,底特律是“美国的巴黎”。

汽车的出现,改变了一切。1896年,福特汽车制造公司在卡斯大道成立,尽管十多年后亨利·福特就把主厂区搬到市郊,但通用、克莱斯勒和成千上万个零部件供应商,早已充满了整个城市。

汽车带来城市的繁荣:1901年,底特律成了全美第一个铺设水泥公路的城市。它也是第一个安装城市交通信号灯、第一个拥有城市高速公路的美国城市。

世界各地的人开始涌向底特律。拉希德的父辈从德国和爱尔兰加入了汹涌的人潮,在第12街盘下了一间副食店。

拉希德出生在1950年,那是底特律的巅峰时期——人口达到185万,成为仅次于纽约和芝加哥的美国第三大城市。

几个街区外,科斯蒂·陈的爷爷、祖籍广东的汤姆·陈也从纽约华人街搬到了底特律,在第3街的中国城开了一家餐馆,客户主要就是汽车工人。

但汽车工业已使“美国的巴黎”丧失了多元和包容的本性。随着福特、克莱斯勒和通用的产业转型,工人被机器人取代,蓝领成为底特律汽车业衰落的直接受害者。

“每天都有人受伤,工人们不断被辞退。”汤姆森的妈妈布里奇特·梅(BridgetteMay)的父亲也失去了克莱斯勒的工作,只能留在城中,打零工养活家人。

密歇根州立大学工程学院教授肖欣然觉得,底特律自1950年之后“从未复兴”,因为“被解雇的工人滞留在底特律,成为犯罪的根源”。

此时的底特律已成为罪犯的天堂,科斯蒂说,他和家人一直生活在这个“天堂”的中心。10岁那年的一个晚上,他亲眼目睹李氏餐厅的老板汤姆·李在马路对面被劫犯枪杀。在那之后,他说自己不再认为犯罪有多危险:“这开始变成我们的生活方式。”

1982年,华裔底特律人陈文森被两名汽车工人打死,法庭上,嫌犯没有受到任何责罚。陈文森事件使华人社会的不安全感到达顶峰,陈氏餐厅旁,空置的房子又多了许多。

底特律从1970年代开始被认为是美国的“凶杀案之都”。2013年,曾经的“巴黎”超过圣路易斯,成为《国会季刊新闻》评出的“全美最危险的城市”。

肤色战争

徐京在底特律从商二十几年,从未和斯奈德之前任何一个州长有过深交。但斯奈德上任后,他每年都收到邀请,参加州长的私人宴会。

弗兰克·张是一家跨国企业在底特律的代表人,第一次来中国,斯奈德就在州政府办公室,与他做了超过一个小时的单独谈话。

“斯奈德是一个很好的商人,却并不是一个外向的政客。”弗兰克觉得,斯奈德的“新移民计划”是为了引入高质量的黄皮肤中国移民,来丰富底特律以黑人为主的种族结构:“他希望能够学习纽约、洛杉矶的做法。”

但底特律一向不是一个对颜色友好的城市。

二战后,联邦政府规定,白人若搬到没有黑人的社区居住,将得到政府发放的长期购房贷款。“当时,用在底特律市中心租房子的钱,足够在郊区买一栋带庭院的漂亮别墅。”拉希德说。

在《底特律:一部传记》作者史考特。马特尔(ScottMartelle)看来,这种政策背后,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底特律政府帮助白人在郊外建起一个个“健康的社区”,这是黑人不能享受的红利,他们只能留在市区。

少年拉希德觉得,邻居们搬家的速度太快了:“刚刚搬过来时,我们的邻居都是白人。”但到1967年,街上只剩两户白人、一户亚洲人。

拉希德的父母和许多黑人邻居成为了朋友,黑人也成为副食店的主要客户。

1967年7月的一个星期日,拉希德和父亲接到顾客电话:“12街发生暴乱,你们的商店被抢劫了,快过来!”

拉希德说,在暴乱刚开始就赶往12街,是他们做过最愚蠢的决定:第12街已是一片废墟。拉希德和父亲只能放弃商店,在黑人顾客的保护下落荒而逃。

当时他并不知道,这场暴乱,会成为和平时期美国最大的暴动:包括拉希德家的商店在内,超过2000幢建筑被损坏,逾7000人被捕。

1967年的这次暴乱,是底特律绝望现状的开端:1970年代,几乎所有的白人都开始逃离市中心。

《新闻周刊》曾这样描述1970年代的底特律:“天黑以后,这里就变成了空城,只能看到中产阶级们的汽车尾灯。他们带着在这里赚的钱,到郊区去花了。”

陈氏餐厅在底特律已经有超过100年的历史。1970年代开始,每个中午他们接待的都是白人上班族。到了晚上,顾客则是无家可归的黑人、妓女和毒贩。

科斯蒂在这个小小的餐馆里,看到的是底特律撕裂的社会分层:“白天和黑夜,白人和黑人,市区和郊区,贫穷和富有。”

1980年代出生的汤姆森,甚至很少见到其他颜色的人。唯一的记忆是高中时期,同年级一个很白很白的混血女孩。“我知道她是一半一半,但她是我见过最白的混血。”

现在,黑人占据了底特律全部人口的九成以上。城市规划专家雷诺森·法利将这种种族隔绝形容为“巧克力味的城市,香草味的郊区”。

上一页123下一页 相关阅读:“国际军事比赛2017”中国承办赛事时间地点:7月30日开始2017-07-25“中国白”国际陶瓷艺术大奖赛 部分驻场艺术家已完成创作2017-07-25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8.9件2017-07-25

让中国人来,把这些房子都买走

密歇根大剧院停车场旁,是科尔曼·杨任底特律市长时期建造的“人民轻轨”——一个长三英里的环城高架列车系统,科尔曼最为得意的底特律复兴计划之一。

1987年通车后,这种公共交通很快被汽车城的居民遗忘。二十多年来,每售出一张75美分的车票,政府就要补贴4美元甚至更多。

《财经时报》专栏作家艾瑞克·皮埃里(EricPianin)出生在底特律,1990年代初,他回到底特律,坐上了人民轻轨。

在皮埃里看来,视觉上的底特律,就像是经历灭顶之灾的玛雅古城:透过破败的公立学校的窗户,可以看到教室里掀翻一地的桌椅;五星级宾馆里是脱落的墙壁,茶几上有没喝完水的茶杯;废弃的联合艺术家剧院中,演员布满灰尘的礼服还挂在后台……

“这都是底特律自己造成的。”密歇根州州长瑞克·斯奈德指派的紧急财务官凯文·奥尔(KevynOrr)说。

历任市长挽救底特律的方法之一都是大兴土木:科尔曼主持修建的文艺复兴中心已成为底特律的新地标;2000年后,新政府在市中心修建了三个赌场。

但这给了许多人另一个离开的原因:新商业中心破坏了城市整体布局,市中心的零售业因此失去了生意。

2003年,科蒂斯的父母将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陈氏餐厅关闭,在郊外开了一间新餐厅。

许多受访者都向南方周末记者表达了不满:“有人投资要在市中心建一个赌场,(政府)就乖乖去建。”“他们非常被动,根本没有想到这对于居民的日常生活会有什么意义。”

上世纪60年代,政府强行要求中国城为全美第一条高速公路让道。科斯蒂父亲收到的承诺是,政府将把搬迁后的中国城建成“亚洲城”,还会给每个商铺补贴。

同样遭到强制搬迁的还有波兰城(PolishTown)和黑人低地(BlackBottom)。汤姆森说,从记事起他至少搬过4次家。

重复建设破坏了社区的文化生态。失去熟悉的邻居和街道,使许多人直接搬到郊区。

1973年,新陈氏餐厅在卡斯走廊落成。但科蒂斯一家没有看到商业城和补贴,政府为华人选择的甚至是底特律市毒品犯罪的中心。

少年时代的每个晚上,科斯蒂都能看到毒贩在餐厅中兜售毒品,妓女在餐厅门口招揽顾客:“我妈妈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门廊中和妓女聊天。”

拉希德的母亲仍一直住在12街附近的房子里,直到2011年去世。今天,拉希德一家还保留着那幢房子的产权,尽管周围几乎所有的房子已经被抛弃。

现在,密歇根州州长斯奈德面临的是底特律几代领导者留下的烂摊子。他的想法是,让中国人来,把这些房子都买走。“新移民计划能够给底特律带来很大的利益,更重要的是,我们不需要为此再花钱。”

甩卖这座城市的未来?

“底特律的问题不是在一个点上,它发生在过去50年间。”斯奈德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我不会尝试梳理50年以来的所有问题。”

现在斯奈德关注的,是如何解决最迫切的问题——让城市从破产中复苏。

“但底特律人不知道能够做什么来改善现在的状态。”在底特律居住超过50年的布里奇特说,“他们并不关心城市的走向,不认为城市会变得更好。”

很多人甚至已不爱这个城市。2012年,底特律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全美“最悲惨的城市”。在布里奇特看来,悲惨不止于外观,更在于人心:底特律市民心中的希望正一点点泯灭。

在底特律市议员Raquel看来,底特律人的漫不经心,可能来自从科尔曼任市长时就开始实行的高税收、高福利政策。

在底特律,贫困线下的市民每天都能从“食物银行”领取热饭热菜,甚至申请由政府提供的免费公寓。“相较于努力工作,有些市民确实认为不工作相对而言有利。”Raquel说。

刘保罗曾看到密歇根北部农场主们在底特律市区张贴的广告,他们希望雇用无家可归的失业者,参与北部果园秋天的苹果采摘。但没有任何底特律人愿意接受这份工作。

科斯蒂的父母,甚至要托人将招聘广告贴到洛杉矶、西雅图的华人街上。“来底特律做工的人,都不爱这个城市。”科蒂斯说,“他们就是想赚钱。工作两年,钱赚完了,就离开。”

现在汤姆斯即将大学毕业,在他的印象中,只有找不到工作的人才会回到底特律。他的梦想是纽约,因为那里机会多,而且“热闹”。

科斯蒂在毕业后的第一个落脚点也是纽约。他说自己的同辈人中,没有人愿意留在底特律。他的哥哥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老师,弟弟在上海组建了一个教育团队,他自己则辗转纽约和洛杉矶,为电影和电视剧写剧本。

肖欣然的公司距离底特律城区12英里,但她把家搬到了16英里外。除了一年一度去底特律参加车展外,她从不进城。

对于“新移民计划”,弗兰克·张感受到的不是希望而是惶恐。

科博中心里,徐京正向大家道着晚安,底特律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次华人新春晚会接近尾声。离场前,斯奈德重申了自己的“新移民”计划,向所有在场的中国人表现出他所有的诚意和热情。

晚宴上,弗兰克遇到了两个故交,他们毕业于中国最顶尖的大学,也都是留美博士。交谈中,弗兰克获知,两人最近都成功地申请到了政府零租金的福利房。

“我在这个证明上作假,隐瞒了我的学历……”“真的管用?我也马上试试。”曾经最优秀的华人移民代表正讨论如何从政府获得好处。

50年前,科尔曼为了挽救底特律,大量引进黑人。现在,斯奈德选择的是中国人。恍惚间,弗兰克忽然觉得,底特律向中国投资客发起的这场大甩卖,卖的也许是这座城市的未来。

责任编辑:hdwmn_wdf 上一页123下一页 相关阅读:“国际军事比赛2017”中国承办赛事时间地点:7月30日开始2017-07-25“中国白”国际陶瓷艺术大奖赛 部分驻场艺术家已完成创作2017-07-25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8.9件2017-07-25

经中央军委批准,“国际军事比赛-2017”中国承办赛事将于7月30日至8月12日在新疆库尔勒、吉林长春和湖北广水三地同时拉开帷幕。来自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南非、委内瑞拉等11个国家军队来华参赛。这是我军首次承办综合性国际军事比赛。

中国军队自2014年起连续参加国际军事比赛,今年与俄罗斯、白俄罗斯、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等国共同承办。比赛共设28个项目,中国承办其中6个项目,中国陆军在新疆库尔勒举办“苏沃洛夫突击”“晴空”“安全环境”“军械能手”比赛;中国空军在吉林长春举办“航空飞镖”比赛,在湖北广水举办“空降排”比赛。截止发稿为止,已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白俄罗斯、委内瑞拉、安哥拉、伊朗、埃及、摩洛哥、南非、津巴布韦11个国家军队参加中国举办的项目比赛。

据军委训练管理部训练局蔡跃东处长介绍,举办国际军事比赛,是中国军队与世界各国军队相互借鉴、密切协作、增进互信、加深友谊的重要平台,是向世界展示强军风采、让世界了解中国和中国军队的重要窗口,对于促进“一带一路”建设、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具有重要意义,中国参赛官兵将顽强拼博、敢打必胜,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目前,各国参赛人员、装备已经全部抵达比赛场地,展开适应性训练。按照国际惯例,中国军队为外军参赛队提供参赛装备,并在人员通关、装备投送、赛场试训、信息网络、后勤保障等方面给予高效周到的协调安排。比赛期间,各国参赛队将在陆军步战车、防空导弹、核生化侦察、武器维修和空军航空兵、空降兵等专业领域展开战斗技能激烈角逐。

记者还了解到,比赛期间恰逢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各赛场还将开展装备展示、飞行表演和文化交流等活动,我军多型战机和地面装备将亮相,届时向社会公众开放。

国家知识产权局近日发布2017年上半年主要工作统计数据并介绍《专利优先审查管理办法》相关情况。截至2017年6月底,我国国内发明专利拥有量共122.7万件,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8.9件,较“十二五”期末提高2.6件,正在向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12件的指标目标稳步前进。

2017年上半年,我国申请人向外专利申请增势稳定。我国申请人通过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的PCT国际专利申请为2万件,同比增速达15.3%。

2017年上半年,我国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不含我国)专利申请公开量为2174件,同比增长17.8%,专利申请目的地国家17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华申请专利2038件,同比增长23.2%。(王楠、蒋建科)

dior

浪琴情侣表

chloe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