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永宁街19之洋娃娃O[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7:57 阅读: 来源:电锤厂家

)

永宁街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  只是这样的安宁不知道还会持续多久,我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的楼房,来往的行人和周围的建筑在高温的炙烤下像晒化了的线条,歪歪扭扭,弯弯曲曲。我的胳膊和腿上被缠上了厚厚的绷带,要不是病房里有空调,我估计会捂成臭豆腐了。不管怎样,还是有惊有险的又逃过了一劫,不过看到手臂和腿上的伤,这次如果没有梁天帮忙,估计真的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但是依然幸运的是孙夏被抢救过来,可是她已经疯了,我不知道是在昏迷前受到那面镜子的惊吓,还是清醒后看到自己脸上两边缝合的触目惊心的伤口和断掉的手臂而受不了这样的结果而被刺激了。总之,她已经神志不清,现在已经被梁天送到了精神病院,可是据梁天从医生那里打听到,不管是孙夏脸上的伤口,还是她受到的精神上的刺激,恢复起来都很渺茫。说起梁天,我似乎已经猜到了他的来历,一开始的招鬼游戏李果死亡时那熟悉的检查尸体的动作,还拍了照,接连之后他可以搞到林婷死亡时的录像,现在更是离谱的拿出了手枪击碎了那面诡异的镜子,而且孙夏出事后我并没有受到警察询问还被送进了医院。种种种种,他的身份也已经明了起来,虽然他不说,我也没有问,可是很明显的,他是警察。  说起来,我是并不怎么待见警察的,或许是愤青心理,或许是受到大众的传言影响,我总是会把他们和欺软怕硬的城管搀和在一起。不过这次得以脱险还是要感谢他,“喂,你又打开窗户!”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白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面前,她掐着腰一脸的责怪。“额……那个,我只是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而已……。”说实话,相比于白乐来说,我更害怕白玥,或许是因为她的不讲理,或许是……我在逃避着什么,难道是上次救她出来后那个承诺么?虽然之后她再也没提过,但总像一根刺一样梗在心里,不上不下的很别扭。“呼你妹的新鲜空气啊!你伤的这么重,开空调都已经是网开一面了,还想得寸进尺?!”她把保温杯放到了床边的柜子上,关掉了窗户,外面的喧嚣顿时消失不见,屋子里忽然静的有些暧昧起来。  “今天是鱼头汤哦!我自己做的,这次可没有叫姐姐帮忙!”白玥似乎很不习惯这样的沉默,率先打破尴尬,从保温杯里倒出了汤,一股香味弥漫,顿时勾起了我胃里的馋虫,“闻起来不错啊……那就有劳白玥小姐咯!”我舔舔嘴唇,每天都是白玥和白乐轮流照顾我的,害怕我吃不惯医院的东西,每次都从家里做好带来,说实话,她们对我真的很好,特别是我救了白玥之后,就连白乐也时不时的显露出她的温柔,白玥听了我的话白了我一眼,不过看到我一只手挂着吊瓶,一只手还裹着厚厚的绷带,还是拿起了汤匙一勺一勺的喂我。  这就叫享受么?照这样说起来,其实受点伤也蛮不错的啊……突然蹦出来的想法,让我觉得自己有点贱。  已经快要到九月了,快到了开学的日子,白玥以“优等生”直接升入了我和白乐所在的大学,这样她就有更充足的理由住在这里了。白玥没好气的一勺一勺往我嘴里塞,门却突然被打开了,白乐兴冲冲的跑进来,吓得白玥差点把鱼汤都洒到我身上。“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她的勺子差点塞到我的嗓子里,我撇过头去咳嗽着抱怨。“我们,我们有工作来了!”白乐喘着气,脸上香汗淋漓,可是丝毫掩饰不了她的高兴。是啊,说起来,仅有的一次收入还是很久以前那个扒皮的女人给的几千块。其余的几乎都是诡异的事件自己找上门来,而且往往都是化险为夷但是身上中彩而结束,所以每次住院下来,也是花费不菲了,如今这种入不敷出的情况终于来了一个大逆转,竟然真的有工作上门了?  “什么?是调查外遇还是看雨伞啊?不过,我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还有办法跑来跑去么?”我苦笑着,这也太巧了,好不容易来个工作,却正好在我受伤的时候。“没有没有,都不是,这次的工作真的轻松的很,而且委托人还是我们一条街上的,平时也有些熟了。只是帮忙看一下孩子而已,而且就给了两万哦!真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看她兴奋的样子,我也知道其实她家境来说,并不在乎钱的,或许她享受的是工作的这样一个过程吧。“这可是我自己谈成的!只是帮忙看四五天孩子,还是个可爱的小妹妹……哈哈。”她兴奋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额……那你说的那个小妹妹现在在哪?”我忽然觉得有些奇怪,她自己兴冲冲的跑来了,看样子已经谈成功了,那她看着的小孩子在哪?“哦,我把她锁到我们事务所了啊,赶快来告诉你们这个好消息!”她还在沾沾自喜,可是我的脸却已经黑了下来。  果然有白乐这个神经大条的人帮忙事情会更多!“……你把一个刚被人寄宿在这里的小孩子锁到屋子里?……算了,你先回去看着,我一会也办出院手续回去吧。”我想了想,其实我的伤也不太重,胳膊上的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至于腿的话,从医院租个轮椅回去应该差不多,与其在这里干耗着,还不如回家去休养,这样也省的我在担心。这俩丫头在家里,我真的害怕搞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乱子来。  兴奋中的白乐倒没有反对我,即使白玥有点小意见也被白乐说服了,总之,我终于可以回家,最近一段时间我简直成了医院的常客,真的在这里快要闷死。出院的程序很顺利,即使医生再三建议再六院观察一段时间,不过被我一句住再久也没钱了给堵了回去。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